喜 欢 的 很 多 , 产 出 的 很 少 。

近期都只能达到摸鱼的完成度,拍照还拍的惨不忍睹。

长歌行里头最想表现出来的就是他和司徒朗朗了。

有机会再刻。


哦忘了说,框是水笔画的。然后因为能力有限就把排线去掉啦~

原图来自夏达作品《长歌行》,侵删。

评论(5)
热度(53)
© 爵不动 | Powered by LOFTER